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 >

奇闻异事(297)

快来看啊!海面上多了一排楼房!昨日下午5时许,读者黄小姐打进本报热线激动地说,鼓浪屿附近海面出现了海市蜃楼,她还拍下了这有趣的一幕。 黄小姐兴奋地说,她在鹭江道的海

admin

  “快来看啊!海面上多了一排楼房!”昨日下午5时许,读者黄小姐打进本报热线激动地说,鼓浪屿附近海面出现了“海市蜃楼”,她还拍下了这有趣的一幕。

  黄小姐兴奋地说,她在鹭江道的海滨大厦上班多年,每天都能看到外面的大海,却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有趣的画面。下午5时15分左右,正在海滨大厦11楼办公的黄小姐被同事的惊呼声吸引了过去,办公室的人都立刻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围到窗户旁。只见对面鼓浪屿附近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排模糊不清的“楼房”。这排“楼房”被雾缭绕着,好似腾空立在海面上,显得特别高大壮观。黄小姐说,看到这些凭空“生”出的高大楼房,他们都觉得很惊奇,纷纷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刻。晚上6时30分左右,“楼房”逐渐消失在夜幕中。

  海市蜃楼,简称蜃景,通俗来说就是指在平静无风的海面、湖面或沙漠上,有时眼前会突然耸立起亭台楼阁、城郭古堡,或者其他物体的幻影,这些物体甚至可以运动,栩栩如生。蜃景不仅能在海上、沙漠中产生,柏油马路上偶尔也会看到,其中在沿海发生居多。现代科学已经对大多数蜃景作出了正确解释,认为蜃景是地球上物体反射的光经大气折射而形成的虚像,所谓蜃景就是光学幻景。

  昨天中午,在文园路一家新开张的鱼庄门口,有两个壮汉正在使劲牵拉一条小货车上的大鱼。这条鱼叫石斑格鱼,有2米多长,0.6米宽,100多公斤重。

  鱼庄老板说,这是他昨天从一个龙海渔民那里以1公斤120元订到的货,渔民只肯说是在公海上捕获。老板还说,这种鱼皮约有3~4厘米厚、肉比较香嫩,可用红焖、清蒸、铁板、蒜香和火锅。他这次买到的足可以供四五百人食用�

  昨天,来自桐乡的长发女戴月琴陪着美国长发女格蕾丝女士来到杭州游玩。在美国学习的戴月琴养发已有28年,至今发长4.30米。在美国期间小戴结识了美国长发爱好者格蕾丝。格蕾丝发长2.46米,养长发也有20年的时间。她们由此结下姐妹之情。戴月琴这次是专门陪格蕾丝来中国山东参加国际人发风情节长发大赛的。

  本报在15年前就采访介绍过戴月琴,那时她刚获得吉尼斯纪录长发总量冠军,当时的发长为2.8米�

  俄罗斯《力量》周刊披露,苏联1965年在红场阅兵式上推出的一种叫GR—1的假导弹,使美国花费数十亿美元建造一种反导弹防卫系统。

  实际上,苏联在那次检阅之前老早就放弃了GR—1计划。《力量》周刊说,在同一天亮相的另外两种移动式导弹也是假货。苏联当年试射这两种导弹完全失败。文章说:“外事参赞吓得魂飞魄散,北约总部惊惶失措,举世哗然,只有筹备那次展示的人心知肚明。”披露这消息的是前苏联导弹工程师,他本人亲自参加设计假导弹的支持系统,以免假导弹在铺上石头的红场上反弹而出洋相。

  这家周刊说,苏联领袖赫鲁晓夫第一个大吹大擂苏联的导弹威力强大无比,吓唬西方,他说,苏联就像制造香肠那样建造它们。《力量》周刊说:“对苏联人民来说,这样的比喻是模棱两可的,因为香肠缺货,但却能使外国人留下深刻印象。”赫鲁晓夫大言不惭的时候,苏联只有4枚洲际导弹服役,但美国已拥有60枚。《力量》周刊说:“有关苏联导弹占上风的神话对苏联领导层和美事工业都有好处,因为后者可从中获得大批合同。”

  这家周刊说,直到1970年,苏联在陆上的洲际导弹才与美国的平分秋色。苏联在1991年瓦解前不久,美苏整个核军力才旗鼓相当�

  加拿大是渔业大国,水产品出口量居世界第三位,近海和港内、山涧溪流湖泊盛产各种鱼类。为了保护鱼类资源,加拿大政府制定了“留大放小”的政策,规定捕获的几种鱼的长度在7英寸(约18厘米)以下的必须放回水里。另外,65岁以下的居民钓鱼要办执照即钓鱼许可证。

  钓鱼许可证分得很细,分当地人和外国人,长期或短期,甚至一天,价格不一。最贵的当然是外国游客只钓一天的,各州不同,大约五六加元。最便宜的是当地人一年的,不到20加元,许可证写着名字,一个人一支竿。

  对指定的几种鱼,例如鲈鱼,一般只允许每次钓3条,每年需要交费30加元;若每次钓5条,则一年需交50加元,其他鱼种则不限。为保证这些特殊鱼种的产卵,对在此期限非法钓鱼者的惩罚是非常严厉的。除没收钓鱼器具,还没收在钓鱼时作为交通工具的汽车。据说,对在限制鱼期内的非法钓鱼者的惩罚还有,剖开每一条被钓到的特殊鱼种母鱼的肚子,数着鱼卵计算惩罚金。每一鱼种有不同的价格。如果你胆敢以身试法,只有倾家荡产的份了。

  船未到加拿大,我们的领导就反复强调此地的规矩。当地的有关人员上船时,也必交待有关的钓鱼规矩。为了避免麻烦,我们到加拿大后一般不钓鱼。我留意过,当时的水上不时开着巡逻艇来检查。

  为证实钓鱼规矩的真伪,我曾特意问过当地一个华人垂钓老人。他证实说,倘若无照钓鱼,将被罚款500加元;如果捕获到7英寸以下的小鱼不放回水里,则要处以50加元的罚款。我见码头垂钓者的随身工具箱里,大都带着尺子,以便对长度没把握的鱼随时量一量�

  近日,一条奇闻在临高县境内一传十、十传百地蔓延开来。奇闻讲的是,该县波莲镇才成村一对60余岁夫妇触电后幸被一头100公斤重的猪“救”了,两主人得救而猪却被电击死。

  4月2日晚,记者赶到才成村,见到了刚从医院回到家中的62岁的当事人唐学正和61岁的当事人钟琼娥。虽然已经平安出院,但钟琼娥仍有电击后的伤痕,腿部大面积脱皮,舌尖发黑,而唐学正全身也不时有火烧般的感觉。

  据唐学正说,3月29日下午2时左右,他正在家里午睡,突然听到院子里洗猪栏的妻子的呼救声。他出来一看,妻子倒在水井旁钢质水管上,全身发抖,他知道妻子触电了。他急忙将妻子救下,同时向邻居呼救。

  虽然救下妻子,但慌乱中唐学正并没有离开水井太远。面对昏迷的钟琼娥,赶来帮忙的村民也不知如何处置,当唐学正俯身为妻子做辅助呼吸时,他的臀部不小心挨到了漏电水管,他也触电了。

  就在最先赶到的村民被吓得大声喊叫的时候,可能是受到了惊吓,水井旁猪栏里一头100公斤的猪跳过一米多高的猪栏,向院门外冲去。但在门口的村民挡住了猪逃跑的线路,慌不择路的猪竟鬼使神差般地掉头向水井方向奔去,恰巧一头撞在唐学正身上。

  据目击村民说,猪撞到唐学正后,唐学正电击的症状明显减轻了,但猪却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声,同时身体激烈抽搐。就在这个过程中,村民关闭了唐学正家的电源开关,此时,猪已死亡,而唐学正和钟琼娥也双双陷入昏迷。村民急忙拨打120急救电话。

  临高县人民医院急诊室陈医生赶到现场后,发现钟琼娥处于全昏迷状态,唐学正神智不清。幸亏抢救及时,两人分别于当天下午5时和8时脱离危险。

  海南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林吉认为,猪救人是由一系列偶合造成的。林吉分析,当猪撞在唐学正身上时形成并联状态,对电流有分流作用,因为猪的接触面积大,此时电流主要从猪身上流过,降低了流过的电流强度,这就是猪死了唐学正却只是昏迷的原因�

  2007年3月27日,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发现一位手脚都有6只指头的24只指头的9岁女童苏雅拉。一个人同时拥有24只手指头非常罕见,苏雅拉有可能是世界上一个人拥有指头最多的人。

  苏雅拉的24只指头中有23只可以活动,指甲、指纹健全而且非常清晰,由于身体的特殊原因,现年9岁的苏雅拉身高不足一米,在同年龄儿童中偏小。她与爷爷、爸爸、妈妈一同居住,家庭成员中从没出现过手脚指头超出常人的现象,父亲是一位聋哑人,从事木工职业,是家中的唯一劳动力,母亲智力低下,不能照顾苏雅拉的日常生活�

  北宋时期也一直沿用官员骑马制度,因为大唐雄风和国祚绵长对赵匡胤来说太具有吸引力了,因此登极之初就明确规定百官骑马。这种风气在北宋非常普及,即使是在高级官僚和知识分子中间同样是如此。王安石退居金陵后常骑驴代步,有人要送他一顶双人抬的小轿,他发怒说:“奈何以人代畜!”南宋时期普及了轿子,但这个朝代积弱不振,很快灭亡了。

  官车的日益舒适化和奢侈化往往是一个朝代走向糜烂的前兆。创建明朝的朱元璋很担心养尊处优的轿车代步会导致吏治,所以开国不久便规定只许妇女和年老有病者乘轿。三品以上文官特许乘坐四人抬的轿子,余皆骑马;勋戚和武官不问老少,皆不得乘轿;违例乘轿及擅用八人抬轿者,都要接受严厉处罚。这一套规定在明朝初期执行得还是比较彻底的。但是,随着明朝的日渐衰弱,法律逐渐得不到遵守,那些贪恋安逸的官员们又纷纷坐上了轿子。

  官车制度的改变是国家强盛或者衰败的副产品,它的改革不能从根本上挽救一个朝代的命运,然规范官车的使用范围,对于整肃官员风貌,加强国家制度建设仍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其次,官车使用注重实用性,而不是寻求攀比。古代官车的使用虽然也体现了一种礼仪上的等级差别,但在很多朝代,更多的是注重它的便捷与实用性。一切以便利办公和办事为第一原则,杜绝张扬个性和自我炫耀,防止滋生攀比心态,使其成为追求奢华的工具。这一点,在历国之初都能贯彻得很好,因为历国者都能体会到创业的不易,因此,比较注重节俭与实用。然而随着一个朝代统治时间的延长,各种现象也滋生出来,官员寻求安逸、竞相攀比,使用的交通工具大都以排场而不是使用为主。

  再次,官车的使用注重灵活性。官车说到底还是从事政务的工具,那么在使用时灵活性是非常重要的。清朝是历史上官车使用最为灵活的时期,从官办到民用,从中央到地方,均因地制宜,灵活处理。雍正和乾隆以后,统治者进行大胆改革,在不影响官员形象的情况下,鼓励大家乘坐轻便价廉的代步工具,于是很多京官都改乘骡车了,比乘轿省得多。而那些要撑体面的官员,绿呢大轿可以保留着,放在宅第的轿厅里,需要显示一下派头时,可以花钱去轿行雇轿夫来临时抬轿。

  当然,古代官车的使用也有很多消极之处。在中国古代的典章制度中,没有规定官车的公私使用之分,一旦工具派发下来,完全供主管官员个人摆布,成了绝对的私人用品,容易助长与奢靡的风气。明清时期,坐着八抬大轿泡酒楼、逛妓院的官员不在少数。同时,古代官车数量庞大,成为严重的财政负担。庞大的官僚机构因交通工具占用了大量国家财富。比如清朝开国后,准许汉大臣乘轿,但都城区域广大,官员住宅距供职单位都很远,若要乘轿上下班,得准备两班轿夫中途替换,一班轿夫抬轿时,另一班乘大板车随后。计算下来,养一乘轿子的年度开销需要数千两银子。

  怎样限制官车的消极作用,无论是中国古代还是现在,都是政府面临的比较严峻的问题。如何标本兼治地解决公私不分、负担过重的问题,的确需要政策制定者们费一番思量。这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也是一个问题�

  《汗书》人物评传中,多有休妻的记载,如王吉,东邻有棵枣树,枝桠伸到他家的院子里,其妻顺势而摘,来个借枣献夫。王吉据此认为,老婆手脚不干净,将她休了。东邻不忍,欲锯掉那棵惹事的枣树。众邻闻之,劝了东家劝西家。最后,枣树没砍,王吉也把妻子重新迎了回来。再如鲍永,他因妻子在母亲面前骂狗的嗓门大了点,谓妻不稳重,将妻休了。

  现在看来,古人的休妻,也实在太过分。但在当时,休妻却是一种美德的展现。谁休了妻,就说明谁孝;谁孝,谁就被尊重。春秋时的老莱子,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还穿着童装,摇着拨浪鼓,在地上打滚。他干吗?他在行孝,逗双亲开心呢。孝无公平可言,所以才弄得肉麻兮兮,害人不浅。

  南北朝时期的徐孝克,“遍诵五经,博鉴史籍”,出仕太学博士。适逢战乱,饥荒肆虐。这位官僚出身、学富五车的人想出一个主意:卖妻求食,以孝老母。妻誓死患难与共,徐孝克却偷偷将妻子卖给了孔景行将军。妻子出门时肝肠寸断,一步一回头。徐孝克卖妻孝母,以其缺德助美德,也就是把自己的美德建立在妻子的痛苦之上,何德之有?

  徐孝克的妻子臧氏,乃臧盾将军的女儿,不仅出身名门,也是当时公认的美女。就是这样的人,仍不免遭到“以孝治国”理论的蹂躏。古人的最大道德就是孝,在孝的名义下,一切都不足挂齿。

  臧氏不认为丈夫卖自己有什么不对,所以,在她被卖给孔景行后,常常偷些食物给丈夫送去,使其不致断顿。后来,徐孝克出家为僧,一边化缘乞讨,一边养活母亲。再后来,孔景行将军战死,臧氏街头找到前夫。徐孝克还俗,夫妻破镜重圆。这是一个畸形的爱情故事,却为徐孝克赢得孝名。他后来官至散骑常侍,不能说与此无关。

  东汉人许武,有两个弟弟许宴和许普,他仗着长兄为父、说一不二的优势,提出分家,把肥田、大宅、壮奴、美婢,一律归在自己名下。两个弟弟分到的东西,就可想而知了。众人皆愤愤不平,鄙视许武贪婪的同时,也都赞赏两个弟弟的容让精神。使然,许武的两个弟弟被政府推举为孝廉。这时,许武出来为自己辩解,说:“我当初分家,是为了给两个弟弟创造争取先进个人的条件,如今心愿已遂,我决定把原来多分的家财产业,全部分给两个弟弟,以明世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许武的前后行为都是欺诈性的。仗势欺弟,把肥田大宅据为己有,用心之不良,行为之放肆,到了毫无顾忌的地步。此其一。看到两个弟弟的声誉冉冉升起,他又谎称自己前面的不义是刻意所为,是为了两个弟弟好。此其二。这样的人,已失信在先,倘再说什么,都大可怀疑。

  然而,众邻和政府却相信了许武的花言巧语,也将他选为政府认可的先进个人。许武后来官至长乐少府,就得益于他被选上孝廉。说谎不仅可以当选先进个人,还可以升官发财,难怪彼时政坛上充满了伪君子�

  君臣数十人,乘辇的乘辇,坐轿的坐轿,浩浩荡荡来到汴梁城西金明池,拴上钓钩,挂上浮子,串上鱼饵,纷纷钓起鱼来。

  彭乘打小就是钓鱼能手,用的鱼饵好,造的窝子也好,刚摆好阵势,浮子就猛晃起来。彭乘喜道:“乖乖,来个大的。”说着,他就要举竿,却被同事捣了一下。

  什么意思呢?如果您在机关待过,就能体会个中深意。那同事又使眼色又摇头,无非是提醒彭乘:领导们还没钓上鱼来呢,咱怎能先举竿。

  当然,彭乘的同事虽是这个意思,原话不是这么说的,他见彭乘不明所以,压低声音,文绉绉地说:“彭学士,汝欲逾礼乎?”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宋朝人说的“礼”,可不能当礼节、礼仪讲,而是指规矩,指制度,指人们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必须遵守的游戏规则。按“礼”之规定,大家在一起钓鱼的时候,皇帝没钓上鱼来,宰相就不能钓上鱼来;宰相没钓上鱼来,参知政事就不能钓上鱼来。参知政事钓不上鱼来,像彭乘这种正三品的翰林学士,更不能钓上鱼来。

  彭乘虽然愣头青,对“礼”毕竟是不敢忘的,同事这么一点醒,他就明白过来,赶紧把钓鱼竿放下去,压了又压,唯恐水里那条鱼发神经,自己蹦出水面。

  在宋朝人看来,钓鱼可分三重境界:为了钓鱼而钓鱼,档次最低,属于第三重境界;为了休闲而钓鱼,略微有些风雅之意,属于第二重境界;像彭乘他们,

  众所周知,咱们开会也分三重境界:集体讨论,举手表决,就事论事,讲求效率,为了问题而开会,属于第三重境界;选个风景区,订个大酒店,会上扯闲篇,

  会后搓麻将,为了休闲而开会,属于第二重境界;把同一精神听到500遍以上,还要专心致志,装模作样,就是为了领导而开会,属于最高境界。

  等级社会发明了“礼”,真是妙不可言。古人依“礼”而钓鱼,就能明白谁是他的主子,我们依“礼”而开会,就能领会谁是咱的上级。把鱼钓到一千遍,或者把会开到一千遍,就能把等级意识不断强化。

  回过头来,还说彭乘他们。剩下的故事就简单啦,大伙依“礼”钓完鱼,宋仁宗作总结发言:“今天钓鱼,钓得,钓得成功,钓出了思想,钓出了纪律……”


返回顶部